天天听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百战成人 > 第51章
听书 - 百战成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1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地表和地底的通道彻底打通了。

一群人鱼贯而入,最后向阳下来的时候,抬手又是一个厚达一米的冰墙封堵在洞口。

“确认安全了?”一直盯着某处黑暗中的冯冽这时开口了。

“放心吧冽哥,通道也不大,而且还是一米厚的冰墙,那群马蜂进不来的。”向阳拍了拍手讲道。

众人这才打量起这处空间。

这是一处房间,但是悬挂于墙壁上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台灯也明灭不定,墙壁上甚至还暴露出几根电缆,正时不时的向外喷洒着电火花。

屋子很小,只有一张床铺和一张小桌子。桌子上剩着几块叫不出名字的碎肉,还是生的,零零散散、血肉模糊,令人作呕;床铺下的地上还有一床发黑的被褥,上面都是干枯的黑色血迹。整间屋子几乎就是不透风的状态,空气仿佛是几百年前的味道,包括冯冽在内都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众人顺着冯冽的目光望去,那处黑暗中此刻隐约有微弱的声响,还有一团阴影在缓缓蠕动......

“如果还能听的懂人话,那就出来吧,我们无意打扰。”冯冽的眼中不经意间划过一丝诡异,如鹰隼般的眼眸也变化成了诡异的竖瞳。

这时一个白发散乱的脑袋从黑暗中探了出来,昏暗的亮光映射在她脸上,她两颊凹陷,凸出的双眼上布满了血丝,嘴角还有一丝干涸的血迹。

待冯冽那诡异的竖瞳向她身上一打,她忽然开始尖叫起来,两只枯槁的手抱着脑袋神色惊恐,不断地向黑暗中缩去。

“我不是怪物,我不是怪物......老公、老公,我求求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怪物......”

她絮絮叨叨,不断重复着几句话。

“不要,不要过来,我没有变成怪物,我挺过来了,我真的挺过来了!”

她挥舞双手,像是在驱赶冯冽等人。

忽然,她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一行人,眼睛极速充血着,似乎有鲜血将要低下。

“你们都是恶人,你们都该死,都该下地狱。被魔鬼折磨,你们都会死,我变成怪物也要缠着你们!”

队伍里除了关月,其她女生都被吓了一跳,噌噌噌地退到了两个男人的后面。

那是一个女人!也是一个疯子!更是一个实验体!

她开始疯狂,扑到在地上,扭动的身体沉重的撞击到了铁架床上。

嘭!嘭!嘭!

声音很大,可她宛若未觉......

关月艰难的张了张嘴巴,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眼看着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就要扑过来,冯冽的竖瞳再次明亮一分,一股龙威犹如飓风席卷而来,引得周身的众人俯首叩地,心惊胆裂。

当这股威压掠过那女人的身体时,这个可怜的女人只感觉脑海里响起了足以撕裂神经的龙吟,将自己的身体摧残得七零八落。当她再次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正瘫坐在地上,胯下的腥臭液体汇聚成了小溪。

她低着头,不再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发出。

而后方的冯冽,在被汪曦拍了拍身体时,眼睛终于再次睁开,诡异的竖瞳透露着天灾般的恐怖,他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瘫软在地上的可怜女人,然而这一次,他没有再次发难,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述的沉重......

“问问她的来历,还有这段时间她是怎么过来的。结束了,就......给她一个痛快吧。”冯冽低沉的在关月的耳边讲道。

说完,他佝偻着背,一拳破开了门口的禁锢,沉重的走离出了这间罪恶的屋子。

“宝贝,你怎么了?”汪曦悦耳的声音在冯冽身后响起,疑惑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冯冽在听到汪曦的声音后,内心就像决堤的大坝情绪彻底的崩溃了,他转身就抱住了身后跟来的汪曦。

感受到冯冽传来的沉重,汪曦灵动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疑惑,接着就不再多想,伸出娇嫩的手臂,温柔的抚摸着这个崩溃的大男孩。口中幽幽的讲着安慰他的话,黄鹂鸟般的声音犹如泉水叮咚,平复着一切烦躁与悸动。

冯冽在感受到汪曦的安慰之后就逐渐收拾起了情绪,他红肿的眼皮在抽搐着,竭力不让泪水流下。

突然汪曦笑嘻嘻地伸出了小手,轻抚着冯冽的脸庞,冰凉的小手偶尔触过那潮.红的脸庞就像清凉的水流,治愈着冯冽心中破出的口子。

慢慢的冯冽沉重的眼皮再次被他完全睁开,眼里满是似水柔情;汪曦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温柔,更加贴近了彼此的身体,两颗火热的心脏传出的温度在穿过衣服的阻隔后逐渐温暖到了彼此,诉说着彼此的温柔。

在某一瞬间,两个人的心跳都处到了同一个频率,个体的精神触手将两个人的心神彻底的交融在一起;在这一刻两个人似乎都处于云端一般,忘记了世间的纷扰,忘记了外界的残酷......

也就是在这一刻,两个不同的精神世界交融在了一起;一男一女看到了双方出现在彼此之间的过程,从彼此陌生,到相识、相守,再到刚刚彼此的心意,都随着彼此的交融,坦然的交给了对方。

莞尔的对视,两人相视一笑,似乎都在善意的嘲笑着彼此过去的傻.......

在心灵对话中,只要双方愿意,彼此之间是可以看到过去发生的一切。

“雾草,小子。你精神世界里怎么会有女娲的气息!”司命的刀身再次散发出氤氲的青芒,此刻正在大声质问着冯冽。

顺着那一道气息探寻下去,司命发现了汪曦存在诧异道,“你是?主母!”

接着司命的青芒越来越明亮,突然周身的青芒再次暗淡下去,痛心疾首道:“可惜这小子没有选择修炼伏羲观想图,不然主母你就可以觉醒华胥氏先天大蛇血脉了。”

而汪曦并没有被司命突然出现给吓一跳,更没有理会什么华胥氏先天大蛇血脉这类牛逼哄哄的词汇,只是羞红着低声讲道:“别叫我主母了,叫我名字吧。”

“好的,丫头。”

冯冽:“......”

汪曦:“......”

冽眼角跳了跳,这货翻脸也太快了吧,前一秒还祖母、女娲的叫着,后一秒就丫头了。

没有理会两人的无语,司命再次绽放出了一阵强光,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神光飞舞,浩瀚的星空呈现了出来。

星空中有一道蛇尾人身,盘旋在地像是坐在地上的虚影出现,冯冽和汪曦或者神州任何一人,都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相比较冯冽,汪曦更是感觉到自己的血脉突然躁动起来,隐藏在体内的远古女娲基因序列开始一点一点组建......

她俩的血脉都因为这尊上古大神而激荡,因为她而产生共鸣。

她是始祖,当今所有人类祖先的母亲。

华胥氏。

华胥娘娘。

雷泽、华胥两尊大神相逢,有了女娲、伏羲;伏羲出世,整合人类部落、开拓人文;再有炎黄,再有逐鹿中原。

汪曦仰望,华胥娘娘的虚影与她的血脉不断共鸣共振,她心中充满了对始祖的敬仰。

在司命的接引下,汪曦踏空在华胥娘娘的旁边坐下,她隐藏在基因深处的华胥氏血脉在与这尊形象发生共鸣,甚至给她一种回到母亲身边的感觉。

所有炎黄子孙体内都有华胥氏的血脉,而血脉的源头就是这位娘娘,坐在她的身边让她的心境很是平静、安详。

冯冽纳闷,疑惑道,“司命,汪曦怎么了?”

“她在感悟华胥氏的基因秩序。”司命话语中无不透露着对冯冽的鄙夷,“这丫头的血脉都开始返祖了,你看看你、你看看你。活到现在连眉心的第三只眼都没法睁开;我怎么选了你这个传承者!”

冯冽哑然失笑道:“咱们的选择比较多,难免会走到岔道里面的嘛;这也是开阔眼界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啊。”

司命控制着流光,显化出了一只生动、形象的眼睛,接着那只漂浮在空中的眼睛直接甩给冯冽一个眼白,“得得得!你说说你现在被蛟龙基因控制着进化道路,弄得不上不下的,甚至刚刚差点被心魔打败。我就纳闷了,虽然你岔道比较多吧,但为毛你总是能够自主的走到绝境中呢?”

冯冽心中顿时一乐,司命这话一说就代表有戏,“正因为如此才能衬托出司命你的伟大啊!”

“哎呦我去。小子,我才沉睡十几个小时,你这脸皮又变厚了啊。现在说话和放屁一样,一阵一阵的来啊。”司命故作惊叹的讲道。

岂料,冯冽的回答让它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该放弃这个宿主了,“我说话不一直和放屁一样的吗?”

司命:“......”

“行了、行了、行了!你现在的前路被蛟龙基因控制的死死的,也无法觉醒伏羲基因了;耽误之急还是继续进化,不过侧重点要放在成神这一条路上。”司命的语气颇为严肃道。

它晃了晃刀身,道:“我刚才也是被那股女娲气息给惊醒,要不了多久我又要陷入沉睡。所以在进化路上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多和那丫头结合,女娲身上那种祥和的气息可以中和蛟龙基因带来的暴戾。”

不知何时,司命也将修炼称呼为进化了;细细想来也确实应该成为进化,哪有那么多怪力乱神,只是人类基因不断优化,进化出了更强大的力量而已。

甚至连异能也是史前文明的产物,若是要深究异能发生的原因,不若将其称此为编辑器。

异能归根结底也是要遵循质量守恒原理的,它只是将能量用另外一种形式表达出来而已,或者像向阳那样捕捉空气中的水分,降低分子热运动,达到制造寒冰的能力。

而冯冽却在听到司命的话后,试探道:“司命你是二营长吗?”

“啥意思?”

“为毛你总是想让我和汪曦打.炮呢?”

它没有多说,只是道:“你若是想继续进化下去就多打几炮,其中的用处你事后就知道了。”

冯冽犹豫了一下,道:“频率呢?”

“只要不会弹尽粮绝,就多多益善。”

突然他想起了一个前几天就一直挂念着的问题,“司命,为什么你说我现在没有生娃的能力了?”

这刀迟疑了一下,最后幽幽的讲道:“天选二十八都和你一样,若是没有证道至高,你们只能祈祷自己可以无性繁殖了。”

冯冽:“......”

过了半响,他憋屈的讲道:“还是我们老祖宗狠!”

而司命却把汪曦接了下来,“行了,你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看来上帝在关上你的门后,虽然还关上了你的窗,但他好歹在你的头顶掀出了一片瓦,给你留下了点希望。”

“丫头,你要加速打开华胥氏的基因锁,这小子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性命可就交给你了。你们能够建立心灵交融这很好,下一步就是心灵对话了,好好努力吧。”

“唉,司命你等等!为什么我和冯冽在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血液加速流动的感觉?我明白这不是什么心动的感觉,而是一种来自身体最深处的悸动,让人有一种使命感!”

“简单的说是爱情,复杂的说是家!”司命的话中透露出一股苍茫感,“家这个概念随着人文发展有不同的定义,从有巢式建立了遮风挡雨的巢穴,形成了‘家’的雏形;再到燧人氏在洞内取火,逐渐出了文明的出现;最后到女娲、伏羲相依相守,结束了长期以来,人类幼孩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原始群婚状态。”

“人类生来弱小,不仅仅体格比其它野兽弱小,就连幼稚期也比其它野兽长。如果一直都是女性人类抚养新生儿,那么人类这一种族早就灭绝了。也就是伏羲和女娲彼此厮守一生为伊始,才有了人类共同抚养子女的习惯。”

“所以现在人类社会的家已经不再是一个空洞的遮风挡雨的居所了,而是一个需要夫妻彼此用爱营造的环境,在家里你们会完成从爱情到亲情的蜕变。就像伏羲和女娲一样,彼此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互相扶持,最后出现新的身影陪伴你们成长......”

冯冽明白司命的意思了,“司命你的意思是,我和汪曦之间的共鸣,是真爱的缘故?”

“不错。随着人文发展,各种挑战人性下线的事情都会发生。人类再难出现和伏羲、女娲一样为爱而成家的例子了,真正的相爱的两个人就像你俩一样,是可以心灵交融,建立彼此之间的感应的。”司命的话语中多了一丝欣慰。

“所以当代的伏羲、女娲,你们就在这危机四伏的大劫里,重走一遍祖先的征途吧。”说着,它的刀身陷入了黯淡,重归与沉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