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听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凰神女帝 > 第二十七章 大比决赛(中)
听书 - 凰神女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七章 大比决赛(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说到这里,紫若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要是威烈大将军不会老的话那就好了,他可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每次只要威烈大将军出马,就从来都是捷报,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常胜将军。”

“不过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希望你能成为那个接替威烈大将军的人。毕竟你是他的女儿,要是由你来带领颜家军的话,威烈大将军应该会好过一些吧。”

冰雪再次看向前方的擂台时,眼中已是一片坚定。

观武台上天阳飞正看得入迷,见选手下台了方执起了案上的茶杯,饮下了一口茶水,余光扫过选手席上的参赛者。

恰巧看到了席上的那抹紫色身影,当即一口茶水卡在了喉间,天阳飞急忙将茶杯放了下来,一边咳着一边指着席上的紫色身影问道:“她怎么在这儿?朕不是说了不准放她出来。”

轻抚着天阳飞给他顺气的太监立即俯身回道:“陛下,今儿个早晨出宫时咱家还瞧见那位主子正躺在榻上睡着,没成想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那位就已经到了这里了。”

天阳飞无奈地扶额叹气道:“你还不知道她,这次不用说又是故意糊弄你逃出皇宫,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以那位主子的身份坐在选手席上实在是不合适,要不咱家现在就去将那位主子请过来。”那位太监提议道。

天阳飞摆了摆手道:“罢了,她自己满意就好。只是如今她受了伤,行动总是有些不方便,朕命你带些人去护她周全,莫要让她发现了。”

“是,陛下。”

天阳飞看着选手席上那抹紫色身影微微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她身边的那道蓝色身影时,感到有几分熟悉,于是唤住了正要离去的福德海,指着席上的那道蓝色身影问道:“你可知那位女子是谁?”

福德海顺着天阳飞手指指向的地方看了过去,好一会儿看清了模样,不由笑着道:“回陛下的话,那位正是威烈大将军的嫡长女颜梅冰雪。”

天阳飞一听到是颜云北的女儿倒是立马放心了,看到紫若在颜梅冰雪的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也跟着笑了起来,开口道:“怪不得,朕方才瞧见皇姐这么一副欢喜的模样时,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若说是因为颜将军的女儿,倒也确实是说得通了。”

福德海在一旁附和道:“是啊,长公主殿下打小就敬佩威烈大将军,常常嘴边念叨着要像威烈大将军一般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咱家记得先帝在的时候还问过殿下长大以后想要嫁给谁,殿下当时可是想都没想便说要嫁给威烈大将军,可把先帝乐坏了。”

回想起往昔,天阳飞眼中不禁盈起了一丝怀念。

福德海躬着身子道:“陛下,那咱家就先退下了。”

位于高阁西方的一处包厢的窗子敞了开来,一位男子身着一袭绣着点点桃花的银白色衣袍站在窗前,长发尽束于紫金发冠中,腰间轻系着一条宽玉带,红色玉佩缀在腰际,金黄色流苏坠落而下,骨节分明的手上一把折扇轻摇着。

下方比武台上的比武角逐正激烈地进行着,男子视线落在席上正与蓝衣女子聊得正欢的紫衣女子的身上时,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了起来,斜睨了身旁的侍从一眼道:“本王近些时日似乎也未曾苛扣过你们的俸禄,瞧着这伤势,许是没吃饱饭不成。”

闻言那侍从连忙跪在了地上,诚恳地道:“是属下办事不力,请王爷责罚。”

瑞王天辰烨看着跪在地上的侍从,淡淡一笑道:“都说事不过三,本王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办成了,便将功抵过。若是失败了,你也就不必再来见本王了。”

“属下明白。”

比武台上一位女子与一位男子正在比武,两人你来我往,招式犀利,转眼间数个回合过去了,却不见谁落了下风,可见二者武力不分伯仲。

女子身穿一袭绣着一朵朵正盛放着的雏菊的浅黄色衣裙,容貌清丽,若水中浮渠,淡雅脱俗,手上的武器却与性格大相径庭。

只见女子手中握着一把一条银白色铁链,链长一丈八,铁链的两端各系一个正圆形的流星锤,流星锤的前方布满了森森狼牙状的铁钉,锋利的铁钉尖端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粗如手指的铁链缠在女子白皙如玉的手上,随着女子动作的改变,双锤流星被铁链牵引着在空中舞动起来,鼓鼓风声响起,足以见得流星锤的重量。

而黄衣女子的对面站着的男子两只手中却是各自持着一柄短小的匕首,匕首的刀面被打磨的极其光滑,两边逐锐,头尖而薄,长约八寸,双刃锋利。

两者的武器差距如此明显,却各有弊利,双锤流星虽在黄衣女子的挥舞下势如猛虎,但男子手中的匕首也十分轻巧,在男子敏捷快速的应对下,将黄衣女子的攻击一一避了开来。

黄衣女子看着对手又一次逃过了自己的攻击,倒也不急,看着对面站着的男子笑着道:“这位公子,你若是想和我打持久战的话,那不得不告诉你,你可能要失望了。还有,我一介区区弱女子,公子莫非是怕了?”

站在对面不远处的男子一张脸渐渐白了,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显然经过这么久的战斗,他的体力已经开始有所不支,当男子听到女子所说的话后抬头看到黄衣女子眼底的嘲笑时,一瞬间觉得脸上无光,一张脸涨得通红,握着匕首的手一动,索性开始主动出击。

冰雪看到这不由摇了摇头,比武时最忌讳的便是争强好胜心浮气躁,当一个人暴躁起来,一切都将会变得混乱,任何隐藏得再好的破绽都会一一暴露在对手的眼前,正所谓骄兵必败,便是这个道理。

比武台上,男子怒吼一声,朝着黄衣女子奋力冲了过去,与此同时,黄衣女子手中的双锤流星也舞动了起来。

只见台上寒光一闪,男子已经迅速冲到了黄衣女子的跟前,手中的两柄匕首一柄抹向黄衣女子的喉咙,另一柄直接刺向了黄衣女子的胸膛,出手狠厉不留余地。

未等匕首在脖颈处落下,黄衣女子手中的铁链一阵碰撞声响起,两只流星锤沉重地朝着下方击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男子的两条腿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隔着老远都能听见,男子惨叫一声,在黄衣女子的身前重重地跪了下来,模样甚是凄惨。

坐在席上看到这一幕的紫若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道:“冰雪,这是真的吗,这女的也太彪悍了吧。”

将紫若伸过来的手推了回去,冰雪摇头道:“她手上使用的是双锤流星,双锤流星对力量的要求极高,一旦挥出便不可再收回,要求使用者每一次攻击都应让流星锤的攻击力提升到极致,并且一击必中,否则便必定会露出破绽,使自身置于危险之中。”

紫若明白了过来,看着双腿已废被人抬下台去的男子,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忽然觉得这个男的有些可怜。”

冰雪淡淡一笑,继续看向比武台。

转眼间比武台上黄衣女子的对面便站上来一位一位身着绣有翠竹图案的青绿色锦袍的瘦削男子,男子手中握着菱形状的铜制双鞭,鞭上菱角分明,握手处状若剑把,双鞭的鞭刃极为锋利,隐约有寒光闪现。

未等冰雪看清那位男子的模样,身旁的紫若就立马站了起来,手指着站在台上的那个男子,顿时气得粉红色嘴唇发抖。

紫若激动地说道:“是他!他就是正式赛上那个卑鄙无耻还下流至极的人!”

紫若的声音不小,引得一下子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站在擂台上的那个绿衣男子似乎也听到了,朝着这方看了一眼,选手席上就紫若一人这么突兀地站着,绿衣男子显然认出了紫若,看向紫若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挑衅。

紫若被绿衣男子的挑衅激怒了,一手搭在别在腰间的紫色软鞭便欲冲到比武台上去,但刚一动手一阵锥心的刺痛便席卷而来,似是在提醒着紫若手上这伤是如何来的。

想到自己武功不及别人,紫若气得跺了跺脚,又坐了下来。

冰雪见紫若反应如此之大,方记起了台上这人是谁,看着擂台上正与黄衣女子比试的青衣男子,清澈似水的一双凤眸中眸色渐深。

不过须臾,在青衣男子的猛烈进攻下,黄衣女子渐渐落在了下风,数次攻击无一例外尽数落空,双锤流星的弊端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此时的黄衣女子破绽百出,结果已是不能再清楚了。

随着青衣男子手中铜制双鞭一鞭接着一鞭落下,黄衣女子的手松开了铁链,沉重的落地声响起,两个流星锤已然掉落在了地上。

谁知青衣男子依旧不肯罢手,双鞭再次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黄衣女子的手上。

凄厉的叫声在演武场上回荡,黄衣女子的双手竟是被废了。

迎着女子愤恨的目光,青衣男子漫不经心地道:“你既然要了一双腿,那便还一双手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