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听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烂柯棋缘 > 第766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听书 - 烂柯棋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66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屋顶破洞吓了原本在小酒楼内的食客一跳,很多人下意识四散躲避,而计缘则直接抓了桌上筷筒里头的筷子,一甩臂投向了落下的女子。

“叮.…..叮……当……当……”

……

女子手中的短刀舞出一片刀光,将打向她的筷子暗器纷纷格飞,然后直接干净利索地一刀斩向计缘。

“砰……”

在计缘避开这一式力劈之后,身前的桌子直接被一分为二,桌上的碗碟纷纷落到地上摔碎,汤汁流了一地。

“哎呀杀人啦!”“快跑快跑啊!”

“走走走……”

小酒楼内人也都被吓得四散而逃,小酒楼掌柜更是一下抱住自己的孩子,一齐缩到了柜台后面,而那三个书生也纷纷逃到了这里,同父子两缩在一起。

女子落下的位置靠近大门,此刻双刀乱舞,根本无人敢往酒楼外逃,各自找角落缩起来。

计缘则直接和真魔所化的女子斗在了一处。

此刻的真魔气势与之前遇上计缘的时候大不相同,显得凶悍无比,双刀在手招招致命,上下齐攻对同计缘展开搏杀,两人交手速度极快,但基本都是真魔在舞刀狂攻,计缘在招架中不断后退,形势在旁人看来就是计缘处于弱势。

“你不是很能吗?你不是真仙吗?你不是追击吗?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真魔怕计缘已经怕了很久了,今天趁此机会手脚攻击,嘴上也不停,能骂就骂,只是真魔也隐约发现虽然自己不断逼退计缘,但对方的步伐却一点都没有乱,并且这步伐极有章法,看起来好似是一种武功身法。

心中隐约又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升起,真魔视线的余光已经留意到了柜台后面躲着的人,干脆猛烈朝计缘劈出几刀,准备去抓走那个书生和那个孩童。

只是这几招本来应该逼退计缘的刀法,却忽然令真魔双手挥刀的运行路线顿住了,计缘左右两只手分别捏住了两把刀,让真魔不断舞动的双手一下静止了。

“这套刀法计某倒是恰好认识,似乎是叫断竹斩吧?”

计缘问了一句,然后根本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下一刻双手一扭再攀住刀背一扯一抓,在一股角度回旋的巨力之中,真魔几乎抓不住刀柄,手上一松之后就发现双刀脱手,直接被计缘抓在了手中。

“这招叫缴兵擒拿,大贞的捕头几乎每一个都需要苦练,在手无兵刃的情况下有时会有奇效。”

说话间,计缘已经动了,他并没有用刀,而是丢弃双刀直接以鹰爪擒拿朝着真魔所化的女子猛攻,招式极其刚猛,爪功挥动撕裂空气发出一阵阵呼啸,威势比之前女子舞刀更强,节奏也更快。

这下子轮到女子节节败退,不是没了武器就没法对抗计缘,而是被计缘真的会武功这一事实有些惊到了。

仙人会用一些武功其实不奇怪,也有一些猎奇的会偶尔对所谓“凡间小术”好奇,但却都不纯粹,更多是以法力模拟,看似差不多其实似是而非,但计缘这是实打实的硬功夫,甚至其中都有一股刚猛狠厉的武道之意,简直如同一个擅长凶悍武功的武林宗师。

两人交手碰撞的声音震得旁人耳膜作痛,带起的风声更是在小酒楼内呼啸,期间真魔数次想要直接转向李书生和小男孩,都被计缘直接挡下。

不过计缘此刻也并没有办法一击制胜,獬豸也因为顾忌这心境天地的环境,而被限制在画中,真魔表现出的武功也是一个顶尖高手,虽然被计缘压在下风,却并不至于会惨败。

在比拼了百余招之后,真魔自知在武功上也拿不下计缘,更无法在计缘看护下抓走书生和那孩童,只能找个机会和计缘对拼一脚之后,借力往小酒楼外退去,然后一下跃上对面屋顶,朝远方逃走。

外头原本早就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是远远张望不敢靠近,见到女子退出来,一下被吓得作鸟兽散,直到看见女子跳上屋顶逃走才又围了上来。

“计缘,你又放走他了?”

獬豸的声音传来,计缘微微摇头,呢喃着回道。

“这可不是有意放,是现在真的拿不住这他。”

说着计缘转头看向小酒楼内,原本躲在角落的人也纷纷出来了,缩在柜台后面的五个脑袋也慢慢伸了出来。

“先生,那个凶悍的女人走了?”

“嗯,走了。”

问话是小酒楼的东家兼掌柜,说话的同时还心疼地看着内部一地残破器具,小酒楼的桌子凳子被打坏了不少,一些廊柱上也有损伤痕迹,屋顶更是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计缘顺着对方的视线扫了周围一眼,指向地上的两把护柄宽厚的刀身纤薄却坚韧的短刀。

“掌柜的,这两把刀不简单,你拿去典当了,应该能修缮店面,或许还够本值回期间的营业收入。”

“啊?可那女的要是知道我当了她的兵刃……”

计缘心中道:她都盯上你儿子了,没当这双刀也会找上这孩子,而且她也不在乎兵刃。

不过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于是计缘点头道。

“那计某去当了,来赔偿掌柜你的损失好了。”

言罢,计缘就走到了门口,对着围拢的人群和姗姗来迟的衙门捕快朗声道。

“方才就是那不知廉耻的女贼来袭,非但想要置我于死地,更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了之前没有得手的那个书生,以及边上无辜之人,此等人不分男女,皆好淫成性蛇蝎心肠之辈,前一刻还能与人偷欢,后一刻可能一刀削首,视人命为草芥,人人皆对之不齿……”

围观人群中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凶的贼人,还是个女人,一些原本对此感兴趣的男人都心中发凉,不太想有这艳遇了。

在围观之人的议论声中,计缘看向几个正在例行公事询问店掌柜的捕快。

“诸位差爷,此女武功奇高,且好淫好杀,还望官府能张贴告示警告百姓要小心。”

“呃,就是那个荡妇甄陌?”

一个捕头这么问了一句,计缘身后已经将惊魂回神的书生先一步道。

“没错,就是她!”

“可曾记得样貌,我让衙门画师前来作画。”

“不用,计某记得她的样貌,也略懂丹青之术。”

计缘说着,回到酒楼内,借了纸笔,直接在白纸上提笔就画,很快画出一张栩栩如生的画像,这画像有别于寻常告示画像,显得生动许多。

计缘挥笔极快,看似一笔一划,实则用时不长,在短短时间内变戏法一样画出了二十几张画像,全都是那个真魔所化的女子,却附着了一丝丝神韵在上头。

“差爷,这就是那女子的样貌,还望张贴告示广而告之,提醒民众小心,应当张贴在各条主街与几处城门,也当派人去各坊各地通告情况……”

“呃,好……”

计缘说话声音清朗响亮条理分明,更是安排好了诸多细节工作,明明不是官府的人,但表现出来的气度居然令几个捕快大话也不敢多说一句,只是连连称好,然后在了解酒楼的情况后,拿着计缘给的画像匆匆离去。

做完这些,计缘才看向了坐在柜台那边的男孩,对方也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刚刚经历的打斗似乎并没有带给这孩子多少恐惧。

“计缘,你再怎么宣扬,也不过是告知了这一城百姓,如何能真的令真魔被这世界排斥?难道你得在这世界一直陪着真魔周旋下去?我看还不如现在带走摩云,保住他的这一缕真灵,然后直接施辣手对付真魔,大不了你再想办法帮摩云重塑道基嘛。”

对于獬豸的提议,计缘连反驳都懒得做,这货还真当他计某人无所不能啊,就算他可以找老乞丐做到这件事,可那得费多少事。

“很快就会见分晓的,你看着好了。”

低语一句,计缘对着酒楼掌柜和几个书生点头示意,越过他们走到那名孩子身边,半蹲下来看着他手中始终抱着的几本书。

“能否让我看看是什么书?”

孩子看看自己父亲,将怀中的书展开,分别是两本一看就知道是启蒙读物的书,和一打叠起来的白纸,根本没装订成册,最上头一张表面写着《悟禅经》。

“这佛经是那老方丈给你的?”

孩童想了下,摇了摇头。

“老方丈只教我们读书写字,这佛经是我自己写的。”

“自己写的?”

计缘也愣了一下,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写?

“嗯,就今天,坐在老庙那边的学堂上,忽然就想写了,于是就写出来了。”

“那能让我翻看一下吗?”

计缘这么一问,孩子直接把一叠纸递给了计缘,后者接过之后一张张翻阅,纸页上的内容绝非一个孩童能写成,甚至寻常僧人都难以书写,更像是摩云和尚自身的佛法领悟,有的浅显有的高深,禅思深刻独蕴佛理,几乎是一部能传世佛门的经典,也可见摩云和尚本身对佛法的理解其实比计缘想象的更深。

只不过,计缘见此却觉得还是差了点什么,是了,佛理虽深而杂,悟透佛法却悟不透佛心,有欲度世人之志却无度世人之决心,回想老和尚之前得知要面对真魔时的前后变化,计缘忽然笑了笑。

计缘看了看眼前的孩子,将这叠纸放到柜台上,再次拿起笔,在最后写下了一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放下笔,计缘吹了吹墨,将这一叠纸还给孩童,后者好奇翻了翻才收了回来。

屋外的天空上,已经有层层乌云密布,滚滚雷鸣在天边作响,计缘见此只是微微一笑,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

獬豸神兽不懂人道之情,会有些不理解情况,但计缘是清楚的,摩云这么小的时候,这个生活的城市,就是他世界的全部,所有儿时的记忆全都集中于此。

当真魔被这一城里里外外的人和理法所不容,也被这孩子排斥的时候,就等于被世界所排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