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听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 第二百章 就是她
听书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章 就是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有人指认你狸猫换太子冒名顶替入门拜师,可有此事?”

“狸猫换太子?这是何典故?”下方不明观众好奇地问出声。

见众人疑惑,律刑长老便道:“事情是这样的,大家可还记得十几年前望神村的一桩惨案?那一次,我昆仑山的仙云长老曾在那里救下一个小女孩,并以自己的梅花驱邪咒为信物准备将其带回昆仑山。可是不曾想,中途罪人宁因竟然偷龙转凤,不仅将那小女孩给带走,更是在经年之后占据了那名女孩的身份拜入仙云长老门下。”

“竟是如此么?可那时候这宁因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吧,她能有多大的能力做到这么缜密,让你们这么久都没发现?”台下有人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虽然他们这么说了必然是有真凭实据,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那么小的时期,的确有些匪夷所思。

律刑长老道:“若是仅凭她自己,自然是无法成事,当时她的身边还跟了一名成年修士,现在我正是要问问犯人宁因,这件事你承不承认?你的那名同伙又是何人?”

宁因嗤笑一声,点点头道:“确有其事,不过你们说的那个人就在你们这些人当中。”她带着玩味的目光扫向在场众人,在成功引起众人眼中的戒备与疑惑之后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台上的众人也在听到宁因的话后,目光如炬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试图通过面部表情来判断出谁是她口中的那个人。

扫视一圈后,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被宁因耍了,又怒目而视:“宁因,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呵,说了你们又不信,还要我说什么呢?”宁因又是一声轻嘲,“与其问我这些,倒不如再问问别的,指不定我还能说出什么出来呢。”

律刑长老颔首,接着又问:“你是从何时与鬼族狼狈为奸?”

宁因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开口道:“很久了,在望神村被屠的时候,我就已经与鬼族来往密切了。”

闻言,昆仑山上下皆黑了脸,敢情他们当初竟然收下了一个贵族的细作!

想着这些年来自己对着她师妹(师姐)长师妹(师姐)短的,心里都不由得泛起恶心。

那些昆仑山高层的人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特别是辞月华,看向宁因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杀意。

“是我的过错,若是我早早就发现她的身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了。”

青姿见不得辞月华这副黯然恼怒的模样,忙安慰道:“是他们太狡猾,让我们防不胜防,不关你的事。而且现在不是拆穿了她的假面了么,师尊你别多想。”

辞月华心里轻嘲:是拆穿了,可是曾经发生过的呢?即便是重活一世,却依旧抹不去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他看的清楚啊,他无法释怀,每每看到宁因,他心里都会油然而起一股滔天怒火,想要焚尽一切!

律刑最看不得这种身而为人却为鬼族做事残害自己同族的人,虽然面容慈祥,可此刻看着宁因的目光也冰冷骇人,语气中带着怒火:“所以你入我山门就是为了培养我门中弟子为你所用,探听我仙门的情报为鬼族所用么?”

宁因笑了,她道:“我的目的可不仅仅如此哦。”

律刑长老眯眼,“还有什么目的?”

宁因目光若有似无地瞥向一个地方,她道:“我听命于一个人,为她的野心布局经营,鬼族与人族多大的深仇大恨,你觉得我能有什么目的?”

辞月华与青姿就在下方看着宁因,青姿皱眉,宁因表现得有些诡异的,她交代的太主动了,这可不是她会做的事。

“师尊,宁因不对劲。”

辞月华点头,他也感觉出来了。

台上律刑长老还要继续审问宁因,就见她自己开口了。

“不用你一一问,我来一个一个说吧。”

“四年前在世界各处流放出去的灵珠都是我炼制出来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窃听各大仙门的情报,另一个便是为了收集生魂。”

众人听了她的话一片沸腾,特别是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宁因。

他们一直以为这些事情是鬼族那边的人做的,却没想到是仙门中的弟子!

看着众人的反应,宁因满意的眯起了眼睛,而后又放出一个重磅炸弹。

“如今你们对付的艰难重重的尸傀也是我炼制出来的,惊讶么?”

“什么???竟然真的是她?”

“丧心病狂,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我父母兄弟都死在了尸傀的手中,没想到罪魁祸首原来在这里,杀了她,杀了她我我的父母兄弟报仇!”

“我的兄弟也死在了她的手中!”

“我还在俗世的家人也没有逃过她的魔手,她该死!”

“杀了她!”

“杀了她!”

“杀了她!”

下方群情激奋,越说越愤怒,很快便连成一片地要求将宁因处死。

然而宁因仿佛压根就没有听到这些声讨声,笑得薄而淡。

“这你们就受不了了?可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轻轻浅浅的一句话,竟然就让那些恨不得让她去死的人瞬间噤声。

青姿心里突然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这么做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辞月华看着青姿道:“你可还记得你身上的鬼气么?”

青姿眯了眯眸子,“你是说她是想要将大家的怒火推到一个高峰期,而后将我拉进去?”

“若是她将你牵扯进去,依在场众人的怒火,只怕你能吸引走一大半。”

“可是……”青姿正想说什么,突然反应过来,虽然她现在浑身上下已经与鬼气不沾半分关系,可是宁因不知道,她依旧执着的认为是自己用了什么办法掩藏了自己作为鬼族的身份。

此刻辞月华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他很想让青姿现在离开,可是若是此刻离开就更坐实了宁因的目的。

他转头问青姿:“你知道你身上的鬼气来源吗?”88

青姿点头,“我刚知道不久。”

辞月华拧眉,他想起了前世青姿被激发出体内鬼气之后的情景,心下担忧。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动你的。”

只要不碰那东西,她就不会被激发出鬼气,宁因的阴谋也就无法得逞了。

青姿摇摇头,她道:“师尊,你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之前因为特别的原因,我身上已经不会再沾染鬼气了,即便是他们测一百遍也不会测出来半点的。”

然而辞月华却表示怀疑:“你说真的?”

“这是大事,我没事骗你作甚?”

辞月华细细观察青姿的神色,见她一派坦然,十分笃定的样子,心里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青姿嗯了一声而后又斟酌着开口:“师尊,你不用担心我,到时候我自然能应付,只是你不适合站在我身边了,不如你回到台上诸位长老所在的地方吧。”

辞月华皱眉不解,更是不愿意,“为什么?我在这里就行。”

青姿眼睛眯成了一个月牙,笑着道:“弟子可不想再给她机会来抹黑我说是你在背后帮助的我,这一次我道证明就得干脆利落,不让她在找出别的借口出来。”

想想宁因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执拗,辞月华皱眉,若是他在这里,宁因的确有可能会如青姿所说那般。他眉间几番挣扎,而后道:“若是有什么事就立即传音给我。”

青姿笑着应是,随意地摆摆手:“师尊你放心就好了。”

宁因正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余光便看到辞月华从青姿的身边走开,往台上走去了,心中顿时一喜。

当时万星定元大阵开启的时候,师尊也是在那里的,青姿浑身鬼气的样子他也一定是看在了眼里。

之前他那般维护青姿,定然是被她迷惑了心智,又觉得无人能发现青姿的身份,才会那般。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师尊足够聪明,也一定是看出来她的意图,青姿躲得开一个人却躲不开一群人,到时候她鬼帝后嗣的身份被掀开,下场只会比自己更惨。

师尊定然也是知道了这一点,从选择在自己说出口之前先行离开,免得波及到自己。

宁因越想,心中越是笃定,也越是得意,又洋洋自得地开口:“之前你们说的楚江下面的七千尸傀,那都是我的手笔,而其间有不少都是你们的亲朋好友呢。而那紫霞禅寺里的一万生魂也是我在那些尸傀还活着的时候从他们体内生生抽出来的。我先是将他们掳走,而后抽出他们的生魂,又在他们身体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将他们制成尸傀。

这样的尸傀可是比用死人炼制出来的好用十倍呢,你们与他们对战的时候应该也感觉出来了吧?

可能你们这些人中还有人被那些尸傀欺骗过哦,毕竟他们有生前的意识,能够装作平常人那样骗取你们家人的信任而后将他们活活杀害。哈哈,哈哈哈哈……”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长得貌美如花,却没想到是蛇蝎心肠!”

“呜呜呜,我的亲人就是这么死的,被那些尸傀欺骗,趁他们不备残忍的杀害了!”

“这人真的是罪恶滔天呐!我们要一个公道,要给死去的众人一个公道!”

“奸邪不除,天理难容!”

“奸邪不除,天理难容!”

“奸邪不除,天理难容!”

“大家跟我一起用石头,用臭鸡蛋砸她!”有人号召起来,突然大家跟风而动,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储存起来的那些东西,竟然就那么不要钱似的朝着宁因丢了过去。

没有鸡蛋青菜石头的,有人脱下自己的鞋袜也朝着宁因的脸上丢去,瞬间在宁因的脸上砸出一个鞋印出来。

宁因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疯狂,自己刚说完就粗鲁的这样对待自己,懵了片刻就被那只鞋子给砸醒了。

她一张脸如同调色盘一般白了红,红了青,青了紫,紫了黑。

心里更是气得七窍生烟,这些无知的低贱的恶心的贱人,竟然这样对她?

宁因一双眼睛跟浸了毒液一般阴毒地扫视着在场的对她动手的人。

然而此刻她的眼神却半点作用不起,反而令看到她这个眼神的人更加奋起:“嗬!居然还敢瞪我们,给我使劲儿砸她,这天杀的恶毒玩意儿,打死她!”

宁因的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恨不能自己就此晕死过去。

不,她不能晕,她最要紧的话还没说出来呢,她不能让自己白白承受这些。

“你们……唔……呕,呕呕……”刚一开口,也不知道谁的臭袜子扔的那么准,刚好扔进了她的嘴里,熏得她霎时脑袋一片空白,恶心的呕呕声不断。

然而站在她旁边的弟子却视若无睹,只兀自为自己撑起了保护结界,不让自己被波及,半点不管她的死活。

宁因费力将嘴里的臭袜子吐出来,大吐口水,恶心的直翻白眼,然而只引得下方一阵阵愉悦的哈哈声。

宁因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滔天杀意,恨不能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部挫骨扬灰。

她低着头,一动不敢动的大声吼道:“我也不过是被人逼迫的,有本事你们去找幕后黑手讨公道啊!”

然而下方却没人买她这笔账,一边奋力的砸她一边开口:“逼迫你你就做了?你害了那么多人,一句轻飘飘的逼迫就想完事,谁惯的你?继续砸,砸死她!”

感受到越来越猛烈的进攻,宁因的心里就要崩溃。

三世,她三世要强,却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千夫所指,备受侮辱。

宁因觉得自己的脸在这一天被丢尽了,她心里对青姿,对这些人的恨意更是上升了一个新的层次。

她愤怒地嘶声尖叫着:“若是我说这个幕后主使就在你们之中,你们也无动于衷吗???!!!”

这句嘶吼终于起了作用,那些砸她的动作霎时便少了起来直至消失。

宁因心中虽恨但终归是松了一口气,此刻她双眼猩红,怒瞪着下方的所有人道:“我进昆仑山,到现在做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在逼迫着我,若不是她逼我,我又如何会做下这么多的错事?!”

“那你倒是说说他是谁?”台下有人朗声询问。

青姿就在台下看着她,不出她的意料,下一刻她的目光便这直直地撞了过来,眼中的恶意与怨毒的恨意清晰可见。而后就见她下巴一扬:“就是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